導演藍鴻春:見過更大的世界,才理解了潮汕“爸”“媽”|傳·承:廣東文藝正新鮮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麗 發表時間:2022-05-07 16:50
金羊網  作者:李麗  2022-05-07

文/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李麗 

藍鴻春是當下中國最懂潮汕人的導演,這句話可能不會有人提出異議。在潮汕人看來,他的兩部電影拍的就是最真實的“膠己人”日常。而在外地觀眾看來,過去也從沒有過如此鮮活的片子,讓他們認識到除了“懂吃”和“會做生意”這兩大標簽之外更立體的潮汕人。至于電影業界——在《爸,我一定行的》和《帶你去見我媽》之前,潮汕電影更是一個對大多數人來說極其小眾和陌生的詞。

藍鴻春的兩部電影,切入口都選擇了潮汕家庭這一觀念沖突的集中地。但在他的電影里,傳統和現代從來都不是敵人,潮汕年輕人對父輩的理解也從未僅僅止步于順從。在他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的獨家自述里,我們將聽到一個潮汕青年對家鄉文化從質疑到理解和吸收,最終從中汲取生命能量的心路歷程。

《羊城晚報》5月7日A7版報道

你所來自的土地,其實就是最世界性的

我第一次對拍電影產生興趣是2007年。當時我還在念大學,平時會玩當時很流行的DV拍客。有一天我偶爾看了一部電影——侯孝賢的《戀戀風塵》。在那之前,我對臺灣電影完全沒有概念——因為小時候一直看香港電影嘛,只知道香港電影很好看?!稇賾亠L塵》讓我知道,原來中國人的電影里還有這么別致的一種存在,而且它跟我老家潮汕的氣質那么接近。那種感覺跟我以前看的所有電影都不一樣,是一種跟你的生命體驗極其接近的氣息。

《戀戀風塵》劇照

后來我又慢慢了解到,其實這一類電影早就在國際上得到了很高的贊譽。我第一次認識到,原來你的生命體驗和你所來自的土地,這些最本源的東西就是最具世界性的。

第一次拍電影,風格像周星馳+侯孝賢

我真正拍電影是在2017年,拍了純潮陽話對白的《爸,我一定行的》。在那之前我在鳳凰衛視拍了6年紀錄片,時政、人文、歷史、社會調查……很多類型的紀錄片我都拍過。其間我也找機會拍了不少潮汕題材的紀錄片,也是在這個過程中,我更深深地感受到潮汕是一個把傳統底蘊保存得很好的地方,它在鏡頭里的呈現也很有質感。當時我就想,總有一天我會拍一部潮汕的電影。

《爸,我一定行的》是部很窮的片子,全靠身邊朋友和老同學的資助才拍完。我們都沒想到它后來能取得商業上的成功——花了幾百萬元,賣了接近5000萬元票房,相當于給投資人賺了好幾倍的錢。

《爸,我一定行的》劇照

但其實這部電影在風格上是割裂的,里面既有香港電影的影子,也有臺灣電影的影子,兩種風格被我們硬生生拼在一起。這跟我們剛開始想兼顧更多的觀眾有關,我們總覺得,如果一開始就用侯孝賢電影的畫風,作品的傳播度可能會很低。所以,我們拍父子關系的那條線用的是臺灣電影的手法,但主角“369”的成長線卻做得非常跳脫,那種感覺就好比周星馳跟侯孝賢一起拍了一部電影。但幸好,潮汕觀眾過去真的沒看過拍潮汕的電影,他們覺得沒關系,你只要拍出來我們就會很歡迎。

潮汕群體的情緒價值,不能用第二次

現在回想起來,《爸,我一定行的》能成功有它的特殊性。為什么它的投資回報率這么高?更多的其實不是作品本身的功勞,而是潮汕這個群體的情緒價值所帶來的商業價值。但這樣的情緒,用一次就夠了。我們都很清楚,如果未來想把這條路走得更遠,就必須摒棄對潮汕這個族群的情緒的放大,去認認真真地講一個能讓更多人代入情感的故事。

不過,正因為第一部電影在商業上還算成功,到了拍第二部電影的時候,我們也有信心把片子做得更符合我們內心真正想要呈現的氣質——更日常,也更鄉土一些。

藍鴻春(左一)在跟《帶你去見我媽》演員說戲

第二部電影《帶你去見我媽》還是原來那幫朋友投錢,但我們都明白這次不是要討好哪個群體,我們是要正兒八經地拍一部電影。

《帶你去見我媽》跟《爸,我一定行的》在主題上是一脈相承的,還是說兩代潮汕人觀念的沖突。這個問題是我們每個潮汕小孩都會遇到的,我自己也消化和理解了很多年。小時候我們被很多外面的聲音所影響,覺得自己的父輩怎么這么落后和愚昧,對自己的家鄉有一種否定的感覺。但長大之后隨著自己慢慢開始往外走,我們會發現父輩的人生觀和世界觀其實并不是我們想象中那么狹隘。我們之所以曾經那么覺得,是因為我們還沒有見過更大的世界。

等我們見過世界再回頭看,會發現這片土地上的人其實都活得很通透。至少我身邊的至親——我的父母和我的爺爺奶奶那輩人,他們都非常從容地面對自己非常普通的生活,認真地去做好手頭每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他們身上有一種很強的信念感,那種感覺有點像是活在比較久遠年代里的人。

我最佩服潮汕父輩的一點,是他們像永動機一樣永不枯竭的精神能量。就好比《爸,我一定行的》里面的爸爸和《帶你去見我媽》里的媽媽,他們都是思想很傳統的人,甚至還帶有一些偏見,但他們的精神世界都非常充沛,永遠有一股生命能量在推動他們向前走。這種充沛感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年輕人非常缺乏的,所以我很珍視,想把它拍到電影里。

潮汕人一旦決定要做,就會全力以赴

我的兩部電影,演員用的都是素人?!栋?,我一定行的》里面的爸爸,生活中是一個賣麻葉的小老板,后來他又到《帶你去見我媽》里面演了爸爸?!稁闳ヒ娢覌尅防锏膵寢?,生活中就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她甚至不太識字。

爸爸和媽媽都是被自己的小孩拉來試鏡的,他們的人生本來沒有“我可以去演戲”這個概念,他們覺得自己就是普通的鄉下大叔大媽,怎么可能去拍電影呢?但是他們的小孩視野已經變了,覺得他們可以本色演出,就把他們硬拉了來,然后他們也就從容地接受了這件事。他們覺得既然小孩一定要我來,那我就來試試看吧??梢坏┧麄儧Q定要試試看的時候,他們的那種精氣神就出來了,他們表現出來的職業素養甚至超過了很多專業演員。

我對爸爸媽媽這兩個演員的最大感受,就是一旦他們決定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那種全力以赴的態度。他們在用盡自己所有的能量,去完成這個生命階段里他們認定自己一定要完成的事。這一點其實也是很多潮汕人的共通點:這件事情我既然決定做了,那不管它的成敗,我要對老天爺有個交代。我感覺爸爸和媽媽就是用這樣的心態在做事,用盡全力,從不偷懶。這一點,或許也是很多潮汕人在事業上會成功的原因。

《帶你去見我媽》里面的那個奶奶,跟她本人在生活中也是很相似的。到了她那個年紀,人生該看透的都看透了,觀念上反而會變得非常開明。在子孫后輩的婚戀事情上,奶奶這個演員的態度其實跟她在電影里面表達的一模一樣。她一定要自己說出來的每句臺詞都是她內心認可的,她才肯說。

父輩們過得辛苦,但精神卻是富足的

我很難總結父輩身上這股精氣神到底來自哪里,但我隱約覺得,它跟我們當下更強調的個人主義和自我價值實現是相反的,那是一種偏集體主義的東西。我們現在的年輕一代大多把自我放在第一位,其他全都放在第二位,但他們那代人把自我放在很后面,他們會犧牲自我去成就家人甚至他人。

我自己的父母,比電影里的爸爸媽媽性格更加柔軟,但有一點是相同的,他們永遠從容不迫地面對生活里的所有困境,從來不會迷茫明天會怎樣。

《爸,我一定行的》劇照

其實我們父輩的人生是很辛苦的,但是他們在精神上卻是很富足的。我們這一代人好像在物質上更充沛,但我們的精神比他們更充沛嗎?到底怎樣的人生才更好,我不敢評判,我只是提出這樣一個問題。

我們的這種不一樣,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很多人都說,從兩部電影里他們能看到潮汕的年輕人特別能理解和接受傳統的文化和價值觀,這可能真的是我們的一個特點。好像潮汕的年輕人越往外走、接受更多教育,就會越珍視那片土地帶給我們的東西。我自己畢業后,在深圳待了很多年。深圳是個很新的城市,我發現很多外來的人對自己的故土沒什么特別的認知,身上有一種迷失感。但潮汕人好像很少這樣,我們對于自己來自潮汕這片土地的身份認知非常強烈。

我在上大學的時候開始正視和思考我家鄉的文化。有的人覺得它很傳統,有的人覺得它很大膽,它有一些東西被人罵得很慘,但也有一些東西讓大家覺得很值得保存。我發現,潮汕文化確實是一個很兩面的存在。我感受它,然后慢慢修正自己對它的認知,到今天,我會因為自己是潮汕人的身份而感到一種文化上的自信和自豪。

監視器前的藍鴻春

在我看來,潮汕文化雖然不是中國文化的主流或先鋒,甚至可能會被定義為落后、小眾、偏于一隅,但可能正因為它的小眾,它在當下這種互聯網大潮中扁平和統一的審美里,反而顯得很有價值。我們的這種不一樣,變成了我們最重要的東西。

很多年輕人致力于傳承和傳播潮汕文化

我一直在講“我們”,其中當然包括我拍兩部電影的搭檔“369”鄭潤奇。我最早認識他的時候,他的定位有點像是潮汕地區的“王大錘”。他做段子在當地很出名,很多人喜歡他,我自己也是他的公眾號粉絲。我覺得他身上有一種很野生的力量,覺得我們合作可能會有一個相互加碼的效果。后來的事實證明,我們兩個的確一拍即合。

藍鴻春(右一)與鄭潤奇(左一)等研究劇本

其實像我們這樣致力于傳承和傳播潮汕文化的年輕人,現在還有很多。比如跟我們在兩部電影里都合作過的玩具船長樂隊,他們一直在用方言音樂的方式傳播潮汕文化。還有一些年輕人用說唱,用插畫,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在做這件事。但有些藝術形式因為相對小眾,沒有辦法被大規模地傳播和看見。相比起來,電影確實是一個更通俗的藝術形式,我們可以用一個個完整的故事去傳播這片土地的人文。

現在,用潮汕題材拍電影的同行也越來越多了。不光潮汕文化,其實廣府文化、客家文化等等廣東本土題材的電影都很多,但其中潮汕文化所占的比例確實比較高。其中或許也有我們兩部電影帶動的原因,大家覺得,哎,好像這個東西有市場。另外從創作者的角度,潮汕這個地方也容易出故事。因為潮汕有很多傳統,相應地就會產生很多沖突點,故事也比較容易編。

《帶你去見我媽》在南澳島取景

家庭關系,是我拍潮汕電影的“富礦”

我們的下一部電影,其實從去年就開始準備了。原本的設想是,我們這次來講一講潮汕家庭里多個子女之間的故事。但沒想到這個題材寫起來好難,比我們前兩部都要難,因為人物關系的復雜度變得更高了。我現在不敢說什么時候能把劇本寫完,甚至我在編劇的過程中都想過:這么復雜的人物關系,是不是要用電視劇的方式才能把它講清楚?總之,劇本還在寫,但最終怎么落地,我現在還沒有一個非常明確的答案。

第三部我應該還是會用潮州話,用純素人。但以后就不一定了,或許我會用專業演員,或許我會用普通話,甚至可能只用一個潮汕的背景來講故事,視劇情的需求而定。但我對潮汕家庭的那些故事仍然感興趣,如果有可能,這個題材我會一直拍下去。因為我覺得,潮汕人對家庭關系的處理,那種人與人之間緊密的連接感,可能是這個族群最核心的能量來源?,F在很多在外面工作的潮汕年輕人,他們也不是為了自己在奮斗,他們都帶著很大的使命感,而這種使命感其實就是家庭給予的,我自己也有這種感覺。

《帶你去見我媽》劇組路演

從戲劇的角度講,潮汕家庭關系中天然的戲劇矛盾也天生適合拍成電影。每一個潮汕家庭都是一個復雜的社會結構,從里面走出來的小孩性格也更加多線條。很多人說潮汕人中多“社?!?,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我們每個人的情商從小就被大規模地訓練過,有時候或許EQ要比IQ高。

總之,潮汕家庭的故事是一個電影創作的富礦,不是兩三部電影就能拍得完的,它值得一直被講述下去。

【快問快答】

對你影響最大的藝術家是誰?

藍鴻春:侯孝賢。

對你影響最大的普通人是誰?

藍鴻春:父親。

最近正在看的一本書是什么?

藍鴻春:橋本忍《復眼的映像》。

你最近喜歡的一部影視作品?

藍鴻春:《偶然與想象》。

你最愛的廣東文化是哪一類?

藍鴻春:美食。

除本行外你有擅長的藝術嗎?

藍鴻春:沒有。

請用三個詞來推薦你的領域?

藍鴻春:本心、真心、童心。

編輯:邵子·
新聞排行榜
精彩推薦
免费观看潮喷到高潮大叫